首页

加入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休闲娱乐

《舌尖》导演回归力作,豆瓣8.5的“情色”纪录片,看得口水直流

时间:03-16 来源:休闲娱乐 访问次数:144

《舌尖》导演回归力作,豆瓣8.5的“情色”纪录片,看得口水直流

那个老天爷追着赏饭吃的男人,又回来了。陈晓卿,舌尖系列(第一二部)总导演,在去年年底安静上线了一部美食纪录片:我的美食向导这一次,陈晓卿从幕后走到台前,成为我们的“嘴替”,一口气解锁长沙、潮汕、喀什、温州等8座城市的美食。豆瓣评分8.5,打工人必备的电子下饭菜 。每周一集,Sir也兴致勃勃地追完了。不可否认美食水准依然在线,但这道菜好像咽着咽着那里卡了一下。今天这一篇,除了推荐之外,Sir还想来挑挑刺,描述一下这种不适感。这不仅对于《美食向导》而言。或许也是当下国产美食纪录片共同的瓶颈。01跟着陈晓卿吃,总不会错的。食物。市井。世相。一锅烹。烈火爆炒,滋滋冒油。两锅齐开,一锅面汆水,一锅炒浇头。出锅、搅拌,每一根“川”都裹满酱汁,涌着锅气。或是在猪脚饭快餐店冷不丁地掏出一口砂锅,倒扣,猪脚冻duang、duang地跳出。用刀旋出一角,盖在热饭上头,猪脚冻的油脂慢慢地,与米饭水乳交融。少了普通猪脚饭的热腻,多了一层冷与热对碰的丰富。难怪梁文道对陈老师评点:晓卿兄拍的,是一部一部活色生香的美食情色片。第一站,湖南。陈晓卿和美食向导之一小马在凌晨四点驱车前往衡东县,开了100多公里,就为了赶上大集,买到当地的新鲜土产品。有多新鲜呢?是热豆腐刚新鲜出炉,就直接入口大嚼豆子清香味的程度。去了杭州,守在钱塘江边,看潮起潮退,捕获第一时间打捞上来的鲜鱼。一口下去,黏、绵、糯的清蒸江鳗,原料已经完胜。来了云南,感受云南独有的美食街:“赶摆”,这头的小吃摊熙熙攘攘,络绎不绝,那头的赶摆场树影婆娑,坐下就吃。人间烟火与自然风光就如小茄子跟菜酱一般,一切都搭配得刚刚好。在看乐了、吃美了之余,知识还以一种让人流口水的方式进了脑子里。比如,一块纹路细密的牛肉,它还分成雪花肉、西施肉、米筒、钱腩圈圈肉……不同的部位,有不同的口感。只要美食在线,8分往上肯定是有的。那么《美食向导》和之前9分+的《风味人间》差距在哪呢?Sir看来很重要的一个原因是:说的太多,品的太少。02所谓“我的美食向导”便是陈晓卿到一个城市,邀请当地的向导为自己推荐美食。他们中有大厨、语言学家、历史学家,也有媒体同行等。边尝美食。边聊风土人情和城市历史。像是“舌尖上的圆桌派”。但遗憾也在于。不同的人,知识面和风格迥异,导致每一次都聊不深,也无法形成一个特定的主题。比如说到湖南过早,我们首先想到的是嗦粉。但纪录片中介绍,早年长沙粉、面并重,甚至面还更流行:因为是外地来的,更金贵。后来因为抗战,物资封锁,面粉进不来,才变成了头粉的天下。很好,这勾起了Sir的兴趣。可正要往下看长沙到底有哪些面与粉,不好意思,没拍。拍了个吃包子的早餐店,好吧,也算是面食了。有咸菜、肥肉、白糖做的盐菜糖包。也有普通的肉包。当地的美食向导,煞有介事地介绍起美食背后的故事。说现在的人,都不知道老长沙的一种吃法,叫“双包按”。将两只包子的包底板抠掉、用力按在一起,甜包里的糖与咸包里的肉接近、碰撞、混搭。这样的美食文化是怎样诞生的呢?旁白解释了一句:显得富足。看到这的心情,只能用两个字来形容:就这?Sir有一种被按头讲道理的感觉。说得好像是那么一回事,但你只能不明觉厉。还有杭州篇。全程以“杭州是不是美食荒漠”这一网络热题为主线,虽然Sir每天在”食在广州“这样的美食天堂,但也很乐意摘下有色眼镜,去发现杭州美食。看看杭州除了龙井虾仁、西湖醋鱼、红烧米鱼、霉毛豆,还有哪些宝藏。但整集看下来。‍‍‍‍‍‍‍‍没发现什么,最大的感受是:杭州人,你们的嘴可真严啊。邀请的两位杭州美食向导,都在为杭帮菜挽尊。问他们有啥好吃的。第一个朋友说,杭州好吃的都是家烧菜,网上说的都是偏见。第二个朋友说,在杭州找好吃的要去萧山,不在城区。没问题。但既然好吃,那应该去拍出来,这么光说谁能信。况且外地游客去了杭州也不可能吃上家烧菜,只能下馆子,那不还是相当于美食荒漠吗。‍‍反正一通操作下来,观众没有打消刻板印象。只感受到了犟嘴:所谓荒漠是话题假如是问题我们可以寻找它的产生原因、解决办法是话题我觉得正经人都不应该介入你品品,这话里的意思是不是在说嫌杭州菜不好吃的人都“不正经”?Sir的建议是,用美食说话,好么。不少观众也发现了问题:观点输出和美食展示之间的比例失衡了。就是眼睛刚盯着美食出锅、口水将要流下了,画面一转,走了嘿!还时不时来一段“上价值”,让本想乐滋滋看美食的观众内心“咯噔”一下:在喀什的阳光下,看着人来人往,老陈突然感慨:人越长大越失去△ 上一秒才美美吃完饭听着朋友说自己多年来的创业经历,说到五十岁才清楚自己要干什么,老陈引用了一段茨威格的话对此作评价:你是个幸福的人Sir承认。陈晓卿的本事不仅在吃,更在于挖掘事物背后的故事感。这就是为什么,《舌尖上的中国》一份挂面,让人看的热泪盈眶。第二季中68岁的挂面爷爷张世新,挂挂面已经融入生命。他挂出来的面,手艺一流,远近闻名。这天做挂面能行了我一十五岁挂上挂面的一直没有离开挂面的过程一肚子的精明土的食物,也能塑造了我们的味觉记忆。《风味人间》里,你根本不知道旗鱼什么味道,却看得津津有味。因为那少年与海的画面,足以激荡人心。现在,《美食向导》缺少了这样不动声色的故事,也缺乏那样纵深的生命体验。它太急于去“我来和你讲讲门道”。忘记了,美食自己会说话。03Sir向来是喜欢陈晓卿的,他推出的舌尖系列、风味系列等,Sir几乎一集不落,以往也对此多有推荐。可对《向导》,Sir的期待的确有些落差。陈晓卿依然很会拍美食,吃得也很真诚,面对不合胃口的,他很难笑着说出“好吃”,是一个对食物有原则的人。而这次有失水准的原因,思来想去,Sir觉得答案藏在了山西的一碗面食里。山西有一种夹心面,既有轻微发酵后的小麦粉做“面子”,又有高粱红面做“里子”,一个面式,两种口感。这种精益求精,陈晓卿说,是山西面食“内卷”的结果,在为数不多的主食选择里,山西人唯有将面食做出花样来,才能留住食客的胃。这何尝不是美食纪录片当下的“内卷”困境?自12年前《舌尖上的中国》推出并大受好评,美食类纪录片、自媒体、短视频井喷式爆发,有探店的、吃播的、重现制作过程的、复现书上美食的等等。数量多、类型多、风格多。这就好像,在美食类这个“面食集合体”里,已经有了夹心面、莜面栲栳栳、刀削面、花馍馍、肉夹馍、羊肉泡馍、云吞面、炸酱面、拌川儿、皮带面……此时要“内卷”成功、做出一道崭新而令人叫好的“面食”,谈何容易?就说去年的美食向纪录片,并非只有《向导》,可大多连个响儿都没听着,就算是有陈晓卿作为招牌的《向导》,也只有少部分人听得见响声。而在这种情况下,陈晓卿还有点儿卷不动、跟不上了。卷不动,表现在他的美食题材与感受上,已然有限了。虽中国地大物博,不同地域的美食文化浩如烟海。但要拍出新意,寻找新的主题,在当今美食纪录片和vlog已经全面撒网的情况下,仍然是一件有难度的事。体现在《向导》上,便依然是“时间的味道”“最好吃的是人”,重复过往的感悟。虽然陈晓卿有努力拥抱当下年轻人新潮流。在长沙篇里,他一开始婉拒了出租车阿姨对网红打卡地的推荐,但在结尾处,他还是去打卡了,以此感受新潮流。可还是会在某些瞬间,流露出老一辈与新一辈的隔阂。在山东篇里,陈晓卿和脱口秀演员何广智一同吃咸汤,一道家常便饭,面粉加水加菜,搅成粘稠的汤羹。何广智在沉浸式“吸溜吸溜”,陈晓卿若有所思地慨叹:广智真的很爱自己的家乡但我们做美食的看这个东西会更残酷我们都是黄泛区的爱吃这口,是因为我们的肠道菌群已经适应了这个东西只有吃这个我们才消化黄泛区,是苦难的代名词。陈晓卿本意是忆苦思甜,感慨过去生活不易,所以才习惯了连一碗咸汤都是美食。何广智听了,笑了一下,展现出脱口秀演员的幽默:嗐,我一般将咸汤看作“包容”的意思,什么都能加里头,要是吃米其林反而不消化,就爱吃便宜的。这种感受的错位,也许是两代人成长环境以及当下境遇的不同所导致的。陈晓卿是在食物匮乏的年代成长起来的,这激发了他对美食的渴望,但也导致他对过往吃食总是离不开“苦”的印象。他总说自己馋,馋的是一种味觉上的满足,并由食物钩连起对人文自然的认知。而以何广智为代表、漂泊着打工的青年群体,其实在当下并不缺吃的,馋的反而是一种心理上的满足和确定性。回到家乡山东喝上一口咸汤,对于他而言,更像是通过味蕾来确定自己回到了熟悉的、安稳的地方。一碗咸汤,对于远离了黄泛区的陈晓卿而言,它是残酷的;可对于正身处黄泛区的何广智而言,它抚慰了心与胃。而对谈环节的设计,让这种错位放大,有时候,是嘉宾与主持人之间的错位,有时候,是观众与节目的错位。就会有种吃双皮奶突然吃到一口咸蒸蛋一样,原本想增添风味,却弄巧成拙。这个时候,Sir反而更喜欢里面朴素的、简单的,甚至有些不那么”文化“的时刻:新疆篇里的小哥说,一道手抓饭好不好吃,就看肉多不多。小酒店里的老板说,你们来,就希望可以吃好喝好、轻松快乐、自由自在。而这。或许才是美食纪录片里真正的人文美味。本文图片来自网络编辑助理:桀骜不驯八宝粥

本信息由网络用户发布,本站只提供信息展示,内容详情请与官方联系确认。

标签 : 休闲娱乐